桃林風起花飛雨
斜暮薄陽似緋幕

斜暮薄陽

© 斜暮薄陽 | Powered by LOFTER

【傘修】花吐症

*文筆有些渣,覺得個性有些抓不準,歡迎抓蟲或是評論來溝通聊聊給個意見

*角色ooc表示

*繁體注意


當安文逸以一直吐花的這個問題來徵詢是否能讓他休息個幾天時,葉修答應了。但卻也想起自己也曾發生過這麼一種情況時,不由得有些恍惚。

猶記得自己年少輕狂、毅然決然負著行李離家出走、與蘇氏兄妹相遇的那段時光,剛開始僅是因為遇到一位彷若相見恨晚的少年,但是這份原本純粹的友情卻在不知不覺中變了質。

前一日晚上,當葉修還坐在電腦前與人爭搶BOSS時,蘇沐秋隨手丟了件外套給他,還對他弄老媽子般的語氣叫他多休息點,雖然材料很重要但身體更加重要之類云云,而他嘴上雖一邊說著有些嘲諷的話,但仍是將遊戲退出,躺到床上去休息。

醒來之時卻發現身邊多了一些淡粉或桃紅色系的花,還不知曉是發生什麼事的葉修也就以為是蘇沐橙將那些花帶回家卻不小心撒在他身上。走出房間卻難得不見蘇沐秋蹤影,只有桌上擺放著仍有些餘溫的早點,瞥了一眼後便轉進盥洗間洗欶一番,然後......然後就看著鏡中的自己吐出一朵花──與早晨剛見著的那些花相似──。

驚訝之餘,只好稍微沖洗一下便去開啟電腦查查自己是發生何事,順便也查了一下那種花的名字。

花吐症,顧名思義是會不斷吐出花的單戀之症,而他吐出的花是一種名為報春花的花,花語是初戀。

得,敢情是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誰了是嘛。一邊吐槽著自己一邊在腦中想著自己有可能是喜歡上誰,想著想著一個臉上總是帶著溫柔笑容的少年的模樣便躍上自己思緒。

一把抓亂自己頭髮的葉修在張口嘆氣時又再度吐出一朵純白的花,看著掉落在眼前的花,扶了扶額後便趕緊去附近的一間小店買了個口罩戴上,裝作自己咳嗽到喉嚨不舒服故不能講話的模樣。

蘇沐秋一回到家時便見滿地的花與在花堆中打著榮耀的葉修 ,內心一秒覺得「這畫風太美我不忍直視」的想法便跑了出來。

「阿修,你這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我去找陶軒討論嘉世的問題時就多了這麼多花,從哪來的啊?」邊問著,邊拿起擱在一旁的掃具把那些花掃掉,但卻怎麼也等不到葉修的回答,抬起頭便看見他面色有些古怪的看著自己,頓了一會,他才拿筆寫上「他也不知道這花是從哪冒出來的。」以及「自己喉嚨不舒服不想講話。」等字樣。

「好吧,不舒服就別開口了,那這幾天我就先代替你去跟陶軒討論戰隊的事。」葉修點點頭,然後又埋首在榮耀女神的懷抱裏面,見狀,蘇沐秋也只好摸了摸鼻子無奈地又出門去。

連著幾日,葉修仍是裝著喉嚨不舒服的名義不開口,然後房內總是散落著各類型的花,蘇沐秋能辨別的不過就裡面兩種,一種是梔子,另一種則是薰衣草,前者花語是祕密的愛,後者是等待愛情,倒也不是蘇沐秋多浪漫能知道這幾種花的花語,而是先前曾在花店工作過一小段時間。


這種情況直到某日,葉修不小心在蘇沐秋面前吐出了一朵花,蘇沐秋看著葉修有些侷促的模樣,隱忍想發笑的念頭,緩緩開口道:「原來阿修你這幾天不講話是因為這個啊。」

「聽說這種症狀叫花吐症,是受單戀之苦的人才會吐出的......」原本兩人坐的有些距離,不過隨˙著蘇沐秋的話落兩人距離一秒拉近,近到只要往前一點點就能碰到對方的唇,「其實,我也有喜歡的人喔。」

伴隨著蘇沐秋的這句話,葉修又再度吐出一朵花,但卻跟先前的花不一樣,這一次是白百合。蘇沐秋擲起那朵被葉修吐出的花,朝他笑了笑又說道:「我等等去陶軒那簽完合約再回來跟你說這幸運的人是誰,這花就讓我帶走吧。」

聽說花吐症,只要兩人兩情相悅,便會吐出白百合而痊癒。

然而,蘇沐秋卻在那日帶著花出門後就沒有回來。

在醫院看著被覆上白布的冰冷遺體,葉修只能在一旁安慰著嚎啕大哭的蘇沐橙,手中緊緊握著那朵被他咳出卻又被蘇沐秋帶走、進而被蘇沐秋的血所濺染上的白百合。

The end.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