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林風起花飛雨
斜暮薄陽似緋幕

斜暮薄陽

© 斜暮薄陽 | Powered by LOFTER

七夕中的允諾

*角色OOC表示
*渣文筆注目
*歡迎給任何意見W

 

黃少天一早起床先是發現自家隊長不見,然後到了食堂也不見戰隊的眾人,甚至連食堂大媽也沒個影子。

 

在俱樂部內繞上繞下都沒見著自己熟悉的人影時,黃少天才在公佈欄上貼的公告,說是為了慶祝七夕,所以特在七夕這天放眾人一個假。

 

「我次奧,雖然很不想說但是藍雨可是著名的和尚廟啊,那群光棍哪來的女朋友可以讓他們去過七夕,也真是的過什麼七夕啊,有那種美國時間倒不如去找葉不修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不過隊長也不知道跑去哪了,我擦擦擦擦,隊長該不會有了新歡吧吧吧!不會的不會的,隊長那麼喜歡我怎麼可能找新歡啊啊啊,可是隊長總是得要娶妻生子的啊,總不能一輩子跟我過吧。」黃少天一邊喃喃自語著,一邊想著自家那溫柔和善帥氣逼人笑容能使人如沐春風不過就是手殘了點心髒了點的隊長,結果越想越讓自己心驚。

 

為了不讓自己再想下去,索性回了自己寢室房間,從抽屜中拿出一張滿級的小號—之前幫葉修刷副本—登陸進榮耀,刷了刷好友名單發現君莫笑沒上線這才想起君莫笑已經不是之前那個隨便就能登的角色了。

 

黃少天發現職業選手群大部分人也都不怎麼在線,能跟他PK的人都是沒上線的,也只好讓流木隨便開個競技場房間,讓那些跟他一樣無聊的人進來和他PK,順便每一刻鐘就打一次電話、發一次短訊給自家隊長,沒想到,到了中午都還是不見任何人的蹤影、喻文州也沒有回消息或電話給他,競技場也PK到煩了,最後乾脆的爬上了床打算給他睡個一下午,直到喻文州來把他叫醒。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黃少天赫然感覺一絲異樣,陡然醒過來,外面天已經暗了下來,接著就見兩三道人影站在自己床前,還來不及問他們是誰,就被他們拿布袋套住並扛著帶走了。

 

「我擦擦擦,你們這群混帳哪來的狗膽居然想要綁架我堂堂劍聖,信不信我現在拿冰雨砍死你們這群混帳,快點放我下來我還留你們一條活路走,喂喂為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啊啊啊啊,我操該不會是聾子吧,我說了這麼久居然連個反駁都沒有啊喂!」還未說完,黃少天就被人摔下去,不過並未有他所想的冷硬地板,而是柔軟的床上。

 

迅速地摘下頭上那個頭套,黃少天稍稍讓自己眼睛習慣光線後,才環視了一下,赫然發現自家隊長坐在離他不遠的椅子上。

 

「隊長隊長,你今天到底跑去哪裡,為什麼今天藍雨莫名奇妙的放了假,而且鄭軒宋曉李遠景熙瀚文都不在,這是怎麼一回事啊隊長,還有還有為什麼隊長你今天一整天都不接我電話回我短訊啊?」黃少天一看見喻文州就迅速運用他的說話技能把他想問的問題給全問了。

 

「少天,先去吃飯吧。」喻文州說完便站起身離開房間,而黃少天也只能默默跟上,畢竟喻文州有意迴避問題肯定是有他的道理在的,不過就算他想探出什麼線索也是難如登天,因為那可是心髒四人組的喻文州啊。

 

跟著喻文州進了一間位於他醒來的那個房間下沒幾層的餐廳包廂後,黃少天就見桌上已經擺滿各式菜色了,而喻文州就站在他旁邊、笑的一臉溫和。

 

「隊、隊長,這這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燭、燭......。」還未來得及講完話的黃少天就被喻文州以一個吻給堵住嘴,直到黃少天快缺氧才分開。

 

「少天,我想問你,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共度以後的每一分每一秒?」腦袋還暈乎乎的黃少天一聽見喻文州的問話就瞠大眼、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不過下一秒,黃少天一臉認真嚴肅地看著喻文州問道:「隊長你認真的?」

 

看著喻文州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黃少天又繼續問:「跟我在一起就代表隊長以後不能娶妻生子,而且還有可能遭到我和你的父母反對,隊長你還是確定要跟我在一起一輩子嗎?」

 

「我確定,而且不會後悔,可是少天你呢?」喻文州答完問題後又將問題拋回給黃少天。

 

他知道,黃少天之所以會問是因為他怕自己只是隨便說說,而且黃少天自己也有一點擔心害怕自己會後悔。

 

「當然不會後悔啊隊長!」黃少天咧出笑臉後就抱住喻文州,「隊長,說好囉!我們要一直在一起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嗯。」喻文州輕應了一聲,表示自己同意黃少天說的話。

 

「少天,情人節快樂。」

 

「隊長,情人節快樂!」

 

——The End.


评论
热度(11)